Harald Schmitt

Germany
Profile

我在德国特里尔市接受培训成为一名摄影师,拍摄婚纱照、证件照和商业广告。不久,我就对这一类题材略感乏味了。 为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准,我打算前往大城市寻找新的挑战 ...当时,我选择了慕尼黑。正是在1972 年的慕尼黑奥运会上,我成了一名体育摄影师。

后来,我加盟波恩(原先的西德首府)的Sven Simon图片社,重点拍摄政治和经济题材。这就意味着同那些政要人物一起周游世界各地。后来,我在法国的巴黎和尼斯住了一年:我在一家摄影棚工作,负责拍摄报道一些演员的家庭故事。这之后的两年,我又回到了Sven Simon图片社。

从此,我开始选择自己喜欢的拍摄题材。其中包括:美国的竞选活动,英格兰的罢工和地震,西班牙、意大利和葡萄牙的国际社会党崛起等事件。越南、柬埔寨、罗德西亚、纳米比亚和爱尔兰等地的战争。自1977 年起,我受聘担任《明星》杂志摄影师—— 在头五年的时间里,我是一名驻东柏林的记者。在那里,我拍摄与早期和平运动有关的图片,并随前东德领导人埃里希•昂纳克一同旅行前往日本和赞比亚等国。我在近邻的社会党国家负责拍摄新闻。我拍摄的主题包括:格旦斯克码头罢工,波兰团结工会的成立,以及捷克斯洛伐克的解体。

自1986年起,我在汉堡的《明星》杂志社编辑总部工作。目前,我在世界各地拍摄,喜欢参与小型团队的旅行摄影项目。过去这些年来,我曾到120 多个国家旅行。《明星》杂志社的摄影行程安排得最为集中紧凑,因此我总是有足够的时间准备当前的拍摄任务。我曾经为各个部门工作,并通过选择重点关注某些摄影主题。

在业余时间,我喜欢驾驶自己的汉座70 Mk III 帆船(1975 年生产的型号)出海航行。

Comment

我想说的是:富士 X-Pro1 是一款真正了不起的相机。它配有锐度优良、甚至锐度极高的可更换镜头。当前的流行摄影趋势是拍摄时不用闪光灯,并使用大光圈镜头。如今,市售的三支镜头十分明亮,与这种相机技术配套可谓相得益彰。

相机的操作十分方便直观,用户可按自己的需要任意设置。你只要随手将其带在身边,就准备就绪可随时开拍了。您可以根据自己的偏好,将其设置为自动方式;对于喜欢用转盘调节的用户,还支持手动设置方式。和以前一样,你只要预设自己需要的镜头光圈,其余的一切就可以交给相机去完成。我对自动设置的拍摄效果很满意。按下快门时的声音也非常轻快悦耳,不会有人会被它吓到。

这款相机不会诱使你咔咔忙乱的狂拍一阵,它只会迫使你谨慎按下每一次快门。在拍摄过程中,人们一般都集中思想并思前顾后地来回移动,这种构图方式肯定没有如今的变焦这样方便。我从事摄影工作的最初几年。根本就没有变焦镜头。毕竟过了这些年,我有时几乎忘记当时的情景了呢。

而如今,即便整天带着这款相机到处跑,也很少有人会厌倦区区这点份量(包括其三支镜头)。使用单反相机的摄影师肯定会喜欢这种方式。单看这些镜头的外观就不会担心其稳健性,而实际份量却比外形轻得多。

显然,明亮的镜头是这款相机的优势之一;尤其在采用画面无微粒或低微粒(即便处于较高的ISO/ASA 范围)选项时,这种优势就更加突出。为此,我到汉堡的老易北河隧道(Alter Hamburger Elbtunnel,隧道名),在黑暗环境下测试了这一项功能。可以用这款相机拍摄慢速移动的车辆或慢跑者,光圈设置为F2,ISO/ASA 设为3,200,自动曝光,不会出现任何问题。

取景器非常出色。摄影师有三种选项:使用机背的大显示屏,这种方式我只建议在微距近拍场合使用。第二种选项:你可以使用取景器,并看到反光镜框内的画面。第三种是最为精准的方式,也是通过取景器观看,而看到的画面则与机背大显示屏的相同;当然,此时的机背显示屏仍处于关闭状态。这种选项可以节省电能,而且用户始终都能对自己的操作和相机当前的状态一目了然。各环节的最终效果,都能被如实反映给用户。无论是距离、人工水平仪,还是白平衡和摄影效果——这一切都可以在快门释放前得到评估。它将成为我最满意的使用环境。

通常我都会快速浏览一下画面的边框。如果切换到微距拍摄模式,电子取景器就会自动启动;这样,你就不会遇到视差方面的任何问题。这是一项独创性的解决方案。

还有哪些值得一提的优点呢? 富士 X-Pro1 是一款非常成熟的相机,具有明亮的镜头,可以在高感光度 ISO时产生低噪点甚至没有噪点的图片,价格也在可承受的范围内。

© FUJIFILM Corporation